1251:我配你绰绰有余(1 / 2)

耿长山的身体僵硬。

他的眼睛如同一潭寒水,冷彻肺腑。

他抓起纪玥的手。

修长白皙,手指如玉般晶莹。

他轻笑着:“主人,看来你发现了。”

吻,落在她的手背上。

纪玥眸中一片血红,脑中随之一轰。

“你这混蛋!”她气急败坏,勃然大怒。

想教训这个不知高低的器灵,却被耿长山快一步掐诀控住她的身体,让她动弹不得。

两人彻底扯下这层薄纱。

耿长山如释重负,朝着她笑了笑。

“以前我在你身边的时候,我就想着我能这样永远陪伴着你,与你一道厮杀,听你差遣,我便觉得很高兴。”

“后来,我就讨厌你使用别的魔器,不想你打造新的魔器。”

“我发现了,我喜欢你,主人,我喜欢你。”

“可我知道你心中惦记着昊天,你是不可能将我放在心中的……”

“我只敢在你入睡时与你亲近,大概你发现了,所以才将我丢弃,是不是?”

纪玥死死地盯着他,眼里尽是愤恨:“你作为器灵,竟然对自家主人起了这样的心思!我只怪我当日念着你是我一手打造出来的,没舍得将你毁灭,才酿造今日之祸。”

耿长山听了却难得兴奋高兴起来。

他继续紧握着纪玥的手,再是摸了摸她的脸颊。

“主人,这是不是说明,你还是在意我的。”

纪玥一阵恶寒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“别碰我!”

这些话已经无法给耿长山造成伤害了,他笑意加深。

“我现在已不是器灵,我是昇阳部的族长,是血统纯正的魔族修罗。”

“阿玥,我如今配你,绰绰有余。”

纪玥的白眼几乎翻上天了。

她给了他致命一击:“你这张脸这么丑,也敢说配得上我?”

耿长山面容一僵。

他道:“阿玥,无论多好的容颜都会有苍老的一天,但我这颗真心会永恒不变。”

“……”纪玥几乎要吐出来了。

若被这个器灵所沾染,她所有的骄傲都会毁之一旦!

就好比是儿子把娘办了那种感觉,还不如死了算!

纪崇是不靠谱的,她现在唯一能指望的,只有乘风。

她稳住心神,道:“那你想娶我?”

耿长山眼睛一亮,紧紧的抓住她的手,“你愿意吗?”

“我当乘风是亲弟弟,怎么都要他回来参加我们的婚宴,喝我们的喜酒吧?”纪玥决定再次忍辱负重。

只要把乘风弄回来,她就还有机会。

然而耿长山曾经与她并肩作战多年,岂会不知道她的心思。

他面色一冷,慢声说道:“你别指望了。我让他去玉林部杀自己那两个哥哥,无论他成不成功,他都回不来了。”

纪玥瞪大眼睛,“你真是疯了!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”

乘风一旦动手,下场难料!

耿长山阴恻恻笑了笑,“阿玥,这块石头影响你太多,你以前惯会用这样的计谋去折磨人的。而你现在却说我疯了……我都是跟你学的呀。”

每一个字,都扎在纪玥的心头。

她知道,乘风是为了她,才答应耿长山去杀人。

想到这,她心中像是五味瓶子打翻,酸辣苦甜什么味儿都有。

见她伤心不忍的模样,耿长山醋意翻滚,眸子深的似是一口井。

“阿玥,以后我做你的刀。”

“你想要的,我都会帮你得到。”

“他死局已定,你就别再惦记他了。”

纪玥却忽的嗤笑一声。

眼底一片冰冷和鄙夷。

“你在我身边那么久,只学到了皮毛。”

耿长山一愣。

他被纪玥丢弃过,最受不了的就是她的轻看。

他咬牙道:“并不是!”

“你只猜到我想让乘风做我的刀,却不知我别的打算。”纪玥对他一脸鄙夷,“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坏我大计!”

听见她的训斥和鄙夷,耿长山虽有些气恼,但更多的是兴奋。

就好似回到了从前。

主人也是用这样的口吻跟他说话。

耿长山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打算?”

纪玥不想乘风去杀兄弟,也不想兄弟伤害了乘风,只能道:“当初我被胤祈封印,是用计谋才得以逃脱出了一缕魔魂,寄身于这块五彩神石之中。我想夺回自己的真身,恢复真正的力量,而乘风是神魔血脉,用他来献祭开启魔阵,极有可能破开胤祈的封印。”

耿长山听着听着,笑意越发浓烈。

这才是他的主人!

激动之间,他还热泪盈眶了。

“主人,原来如此!你早该与我说明白!”

原来她不是真心待乘风的。

他的心瞬间就顺畅了,什么郁闷都没了。

纪玥寒着脸,道:“谋大事,最重要的是沉得住你。我不确定你是否相助于我,我为何要将这些说出来?”

耿长山的脸不由得红了,目光期待。

最新小说: 仙帝重生,我有一个紫云葫芦 反派是阴郁大佬,但女儿奴 盗墓,被偷听心声后我暴露了 荒年别人吃观音土,他有空间做农场 龙族:重回十七岁 [综崩铁]你怎么知道我是令使 无敌一剑 修仙:从大周武林开始无敌 玄幻,开局获得无敌闪避 高武:无限分身,开局撑死S异兽